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>婚姻调查

【私家调查】好狐狸们既苦命又单纯

发布人:厦门德诚调查公司   发布地址:http://www.jijiawang.com/   发布时间 :2024-02-12 21:45:02  文章热度:233 关键词:

推荐案例:

  那天有个街坊的小姑娘到我家来串门,看到我书架上摆着一个老式的CD光盘盒子,是部琼瑶片,这位上大四的小姐姐看了这个琼瑶片的名字,便撇了嘴。“孟阿姨,你还喜欢这些,这些都是三观不正的小三儿剧,我们现在都不看了。”


  我只能讪讪地跟人家姑娘解释,我倒也不是琼瑶迷,只因为这部片子里我也参演了,当然不是啥大角色,就是个跑龙套的。我演了三场。马路上的行人甲,远处的灾民乙,还有最后那乱乱哄哄的火车站上的乘客丙。


  一般人也找不着,但是我眼尖呀,我能找得到,想想这也算是我的银幕形象吧,虽然都是灰头土脸的“不要脸”的角色,但也记录着咱的青春年华呀!


  姑娘听了点点头说:“哦,我说呢,您也不会喜欢琼瑶剧,一看您就是那种三观正有学识的大妈,怎么能爱看这种小三剧呢?”


  姑娘这话咱也不敢接,咱也不敢反。因为有的观念是有代沟的。比如说对琼瑶剧的评价,我们那个年代的人看的都是如痴如醉,但在当下的小姐姐看来,这就是一片无稽之谈。


  里面还有很多雷人的台词,比如说“我不是来破坏这个家的,我是来加入这个家的”好家伙,当小三你还有理了。还有什么诸如“你失去的只是一条腿,而她失去的是爱情啊。”这种渣男话音刚落,就应该有一车砖头朝他扔过去。你这拉偏架都拉到后脖梗子了。


  所以当下的小姐姐自然对这种剧很有抵触,把它们视为毒草。不过与此同时,好几个小朋友也向我提出过这个问题:“你说你们这帮大妈年轻的时候,就喜欢看这些三观不正的戏,是不是有点无脑?”


  我听了这话,赶紧解释:“你不能这么说,我们年轻的时候有些小三还是很可爱的,也是很可怜的。就像是聊斋里的狐狸,同样是狐狸。有的是祸害小孩的坏妲己,有的就是那有情有义的好娘子。


  好狐狸们既苦命又单纯,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群恋爱脑。不计后果,飞蛾扑火般的爱上了那个不该爱的人……


  我们那个时代的狐狸,很多都是不遭人恨的。琼瑶剧是有它的历史背景的,为什么那些痴痴怨怨的故事,能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在海峡两岸,都得到了人们的认可和追捧?因为,它的历史背景与当下不同。


  先说在宝岛台湾。众所周知,台湾的历史,在上世纪50年代初翻开的新篇章,大量从大陆辗转到此的人们,在这里开始了新的生活,


  经过了短暂的一阵休整和编制之后,从中国大陆来的移居者,又把传统的文化原封不动搬到了宝岛上。


  当初去台湾的这群人里,也是三教九流各具形态。有富甲一方的商人,有国军的要员,也有普通被抓走的兵丁,技术工人,社会阶层基本上等于来了个大平移。


  所以以前的各路老爷,财主,到了那儿还是上层社会,以前的那些普通士兵工人,到了那儿还是普通百姓,而传统的思想在那里又被复制了。


  我们现在对婚姻的看法越来越趋于传统。门当户对成了许多人认可的一种择偶方式。但是即便是如此,在当下依然,还是能够达成共识的是,公民婚姻,主权自主。


  很多人虽然在网上叫嚣不听父母话,后悔一辈子。但是婚姻自由,恋爱自主,这已经被写入了法律。一对青年,真要是能够冲破父母的阻力,喜结良缘的权利还是在他们自己,宪法也站在他们这一边。


  但是在当时的台湾,或者是说在解放前的中国,宗族门第,是根深蒂固的。你可以去翻翻巴金的家,春秋,翻翻一些揭露旧社会封建礼教的鸳鸯蝴蝶派小说。封建包办婚姻,在当时是非常不得人心的。年轻人根本就没有婚姻自由。就是由父母决定,媒人说聘,只要看着两家门第,相当就往一块儿捆。


  这里面发生的悲剧,比比皆是。我一个早年间的长辈,就是在婚后一个月内,自缢身亡的。她要用自己的生命,来反抗旧社会的包办婚姻。


  父母对婚姻的强势包办,让鲁迅先生发出感慨:“母爱如同棉袄,脱了感到冷,穿着沉重。”


  其实鲁迅先生自己的婚姻也是悲剧,他的妻子朱安和他一辈子也没培养出感情来,想想这样门当户对的婚姻有必要吗?


  所以,好多人谴责民国时的一些知识分子,当然主要是针对男性,说他们忘恩负义,说他们全是渣男。但实际上真正经历过民国,或者亲耳听那些从民国走过来的人们的感触,却不是如此。敢于冲破封建传统礼教,冲破包办婚姻,寻找自己的幸福,是被称为五四以来的觉醒思想与先进精神。


  那些敢于登报,闹离婚,敢于与封建包办媳妇或丈夫分手的勇敢者,在当时的一些年轻人中是很受敬重的。因为他们做了自己想做而不敢做的事儿。


  当然,绝大多数青年是没那个胆儿。被父母推进洞房之后,糊里糊涂的就和自己的另一半,就从了。


  无爱无情的成年生活,就像老舍先生说的那样,如同一只驴上了磨,日后便是浑浑噩噩的一圈儿,一圈儿来回转……


  老舍先生的名篇“离婚”写的就是这个例子。成天苦闷的科员老李,不喜欢自己的乡下媳妇,他暗恋房东家的年轻少奶奶。但是封建礼教也好,社会舆论也罢,哪里容得了他老李的爱情。就像是那八月里的扑棱蛾子,飞不了几天,很快便冻死在现实的冷酷中了。


  那个时代的人们的苦闷与惆怅,是现代青年所不能够理解的。历史的列车往前开,五四精神,花开两朵各表一只。一枝是留在大陆这边的,那就是轰轰烈烈的一场彻底的大革命,大变革。许多奇缘的婚姻都产生了。


  比如说像我的母亲。她是一位从清朝遗老遗少的封建家庭里走出来的革命者,从小在家里人称小格格,这位养尊处优的大小姐,是在北京城里接受的教育。而我的父亲生长在河北农村,机缘巧合,父亲的老家和母亲家乡下的农庄,居然只隔了50里。


  那就是佃户的儿子,最后和城里大地主兼资本家的小姐结了婚。若是搁现在可能都会被归为恋爱脑,但那个时代不一样。他们都是走上革命道路的人。在革命的大家庭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更谈不上什么门当户对,只要有爱情,有共同的理想,就能结合。


  新时代的春风,把旧社会的污垢全都涤荡一空,所有的婚姻都建立在人人平等的基础上,这是新中国给妇女,或者是说给所有公民带来的福祉。


  但是另一部分人,却没有享受到这种福祉,他们就是追随国民党去了台湾的那波。“孔孟之道”这锅老汤,被蒋家王朝连锅带灶,原封不动的搬到了宝岛。


  所以反映在年轻人的婚姻上,还是老爷太太归一堆。工人农民归一块。穷找穷,富找富,阶层之间的差距就像那18层大楼一般,上下都不方便。


  很多大家族为了自己的利益依然大搞联姻,别别扭扭的董事长大少爷,和抹着眼泪的总经理大小姐,还是被父母强行推进了洞房。


  但是,五四的思想依然在那缓缓的释放着,就那么一小步,一小步前行,一点点,一点点的移动。


  时光的列车一直开到70年代,琼瑶阿姨用一支妙笔写出了许多反叛的角色。她在讴歌爱情的时候,往往把女主角设定的来晚了一步,人家老婆孩子热炕头都过了好几年了,真命公主才刚刚出现。


  要不然就是真心爱人,虽然站在眼前,但无奈父母爹娘就是不许,一双男女被生生拆散,哎呀呀,那苦情戏,真是悲切切,泪潋潋,看得大伙举手绢。


  当年琼瑶的片子什么梅花烙,小婉君,情深深,雨蒙蒙,半阴天挂一帘子幽梦,梦里梦见了梅花烙……痴男怨女,一经上映,万人空巷,全都感动。大姑娘小媳妇,一人两只红眼睛,哭得像泪人。第二天到了单位,说起来还满是叹息呢!


  对了,这里就要说上一句。为什么琼瑶的片子在大陆也能够得到共鸣呢?咱这儿不都改天换地自由恋爱了吗?


  嗨,这里面还有个原因,琼瑶篇进入大陆的时间点太寸了。刚好是十年文革刚刚结束。如今很多人提起文革,就觉得内容比较搞笑,什么跳忠字舞的,什么上来对语录的……


  实际上真不是那样。十年文革,造成了许多家庭无法弥补的悲剧,年轻人不得不上山下乡,许多人得和自己的爱侣被迫分离!


  因为那时候人和人又不一样了。又分三六九等了。有的是红五类工农兵,走到哪里都是提着一股精气神,可有的人呢,大头朝下成了黑五类。开会的时候往前站,可不是让您上讲台,是上前面撅着去,那时候叫请罪。


  一句话:“家庭成分高,出身不好”。毁了多少年轻人的姻缘呀。还有多少因父母祸事,或者是家庭背景有问题的人,被大家孤立起来。


  即便是有自己的那心上人,递上一块花手绢,他也不敢接。因为当事人知道和自己在一起,对方也就黑了。以后就算是后代都得受影响。


  于是咬紧牙关,婉拒爱人的事,光我听说我身边的亲人就发生过好几件。


  那是我父亲同事的一个孩子。他家文革后和我家住在一栋楼里,我记得那个哥哥和我算平辈,比我大二十岁。小哥哥成天很阴郁的一张脸,少言寡语,白白净净的样子,一看就是个文弱书生。


  他爸爸是我父亲的老战友,提起自己的儿子,便是长吁短叹。儿子早年间有一段很好的姻缘,他爱上了自己的高中同学,那时候上高中的孩子年龄都比较大,互相也懂了一些春心人事。


  情投意合的一对爱侣,本来打算在将来的日子里紧紧相依,生死相伴。可谁知一夜之间,这个小哥哥的父亲被揪了出来。


  那时候人一被揪出来,政治生命就结束了。大字报一贴,一帮人到家门口,伸腿一踹,整个家庭便动荡起来。没多久,这位小哥哥也居无定所了,据说住进了郊外的“公馆”。


  所谓“公馆”,就是工地里那些特别大的,有半人高的水泥管子,两头拿块塑料布或是草帘子一封,很多在街上无家可归的孩子就住在那儿。当时社会也比较动荡,这样的人还挺多。


  我认识一个挺著名的导演,以情景喜剧而出名,咱也不好跟人家愣攀扯,但是拐弯抹角的,也算是沾点关系。


  有一回和他见面聊起天来,这位导演笑呵呵地说:“我当年在街上足足飘了八个多月,住公馆。家里早就贴封条了。”我听了这话,倒也不觉得惊讶,要知道他在街上飘着的时候,我正在河北农村隐姓埋名的,由保姆娘娘代为抚养呢!


 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,风雨漂泊,覆巢之下,哪里还来的爱情啊?可那位小哥哥的女朋友,却坚贞不渝的追随自己的恋人。


  她把小哥哥安顿在自己昌平的一个亲戚家里,还经常给他送书,送点心,送一些生活用品。她本想和爱人在一起,即便是再苦再难,也永不分离!


  但小哥哥却不想这样。他不想连累这个姑娘,因为姑娘家政治上还算过关,父母没有受到冲击。如果自己和姑娘在一起,那么势必会把火引到她家身上。左思右想,小哥哥到街道报名,主动插队去了东北建设兵团。


  他走的时候都没跟女朋友说。姑娘去郊外看望他的时候,才听远亲说你那个同学已经走了,插队去了,连行李卷都带走了。姑娘手里的书籍包裹顿时全都掉在了地上,她似乎感觉到了,这一别便是天涯海角,这一走,便是一生分离。


  小哥哥,后来去了东北佳木斯。在那里,他孤单的封闭了自己,参加劳动也好,参加学习也罢,总是满脸阴郁,心如死灰。小哥哥的忧伤,映入了一位东北姑娘的眼帘。


  东北姑娘向来性格直爽,这位从小生长在农家的小姐姐,本来就是个天真活泼的人,当年正是青春二八的她,看到一个年轻英俊的小哥哥,被组织上分配到自己家里来住,小姐姐喜出望外跟着忙前忙后,自此她便有了一段心事……


  少言寡语的北京知青小哥哥在劳动中不惜力。据说200斤的苞米他扛起来就走。初春的冻土开渠,别人不愿意拿铁镐,就他冲在前面,满手都起了血泡,胳膊抡的红肿,也在所不惜。


  他一张白皙的脸庞,一双暗淡的眼睛,小哥哥像一只冬日白雪中,无处落脚的小鸟,在那里让人欢喜,也让人心疼。小哥哥从北京带来了一只口琴,在月色之下,在风雪之时,他独自一人坐在炕上吹着一支曲子:三套车。


  哀怨的曲子在东北的茅屋里飘荡,飘到了隔壁小姐姐的窗前,雪夜的寂静,让这份哀愁显得更加清澈苦涩,小姐姐的心里此时似乎变得沉沉甸甸的……


  接下来就是属于小姐姐的爱情故事了。她跑到20里外的舅舅家要来一大块白肉和血肠,给小哥哥补身子,找来獐子油给他治冻疮。小哥哥生病发烧的时候,她不顾流言蜚语,昼夜守旁……


  小哥哥枯坐窗前,孤独烦闷的时候,会背诵普希金的诗,虽然东北小姐姐不知道普希金是谁,也听不懂那些俄语,但她知道那是一段关于爱情的故事……


  口琴的曲子飘过了,普希金的诗也朗读了。外面的风雪,也无声了。温暖的茅屋里,一对青年人开始了他们的相依相伴。在这个特殊的年代里,在这段蹉跎的岁月中。


  就这样,日子如掬起的泉水,在指缝间流淌,岁月如一支慢慢的歌,在耳边清唱。一年两年,开花结果。


  本以为这就是命。可谁知,八年之后,一个喜讯传到了这个东北的小乡村里,原来是小哥哥的父亲被解放了,重返了工作岗位。而小哥哥也能够被允许回城并参加高考。不久,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化工大学,开始了人生的新历程。


  他上大学之前的那一个月很忙,忙着把妻子接到北京,也忙着给自己的一儿一女找幼儿园,送他们入学,就这样,父子共同进学堂的景象,出现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。


  可那个当初苦等苦盼他的初恋姑娘,如今还在呀。她一直未曾结婚,一直在盼着能够得到心上人的消息,所有的信件都石沉大海,但她坚信自己的初恋男友不会抛弃自己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守得云开见月明,这句话,姑娘不念到了多少遍……


  可真等自己的爱人回来的时候,相见之时,那噗噗梭梭的泪水,不光是淌给这八年的分别,也为了这造化的弄人,一切都晚了,覆水难收,一切都过去了,无法回头。


  很多人总在强调理性。很多人总在强调隐忍。但实际上爱情就像野火,在原野上奔放的燃烧。爱情就像是闪电,多大的狂风,也没法把它吹走。凡事不得不与自己爱人分离的人,都知道那份痛。看不见的伤口在流血,湿漉漉,咸惺惺。


  东北小姐姐深爱着自己的丈夫,而那个曾经经历过初恋的姑娘,何尝又不爱着自己的情人呢?


  他们两家离一度离得很近,一个住在西城,一个住在海淀,就算是骑着自行车,十分钟也到了,可他们两个人的距离却离得很远,隔着重重高墙,隔着世俗眼光。


  我记得当年,我看到这位小哥哥的时候,他总是垂着眉,沉着情,满脸阴郁,也很严肃。那时候连我一个没心没肺的小朋友,都知道他生活的不快乐。


  有一次我不知是怎的,圣心大发。居然把自己心爱的一个金箍棒送给了他,我觉得这个愁苦的男人,一旦提上了金箍棒,就会快乐起来。如果他没法快乐,那我再把自己的塑料猴脸也给他,这世界上能拥有这两样东西的人,焉有不乐之理。


  但实际上,这两样东西都不管用,小哥哥的内心非常纠结。他和自己的妻子有恩有义,当初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,她照顾了自己,温暖了自己,何况这个女人还为他生了一双儿女。不忍抛弃呀!


  但和自己的初恋女友,他们之间是有着炙热爱情的,是有着纯洁的海誓山盟的,他无法背离自己的心,他觉得自己害了那个女孩子,一辈子剥夺了她幸福的权利。因为他知道那个女孩子的心,已经深深嵌入了他的灵魂。


  小的时候我不懂他们的感情,后来过了许多年,我也长大了,才陆续知道了这个故事的结尾。


  失去初恋情人的姑娘,后来大学毕业之后去了香港,在那里开始了自己的工作。那个不忍抛弃妻子的小哥哥,最后还是决定留在了国内与老婆孩子踏踏实实的过日子。但他每两年都会去一次香港,为此用光了自己的探亲假,去做什么呢?我也不太清楚……


  其实他无论做什么,我都不想谴责他。而且他的妻子也能够理解他。命运弄人,造化弄人。他们的悲剧是时代造成的,不应当受到世俗的谴责。他的妻子一直很维护他,据我所知,到今天亦是如此。


  当然,用当下的眼光来看,小哥哥是渣男,他妻子是苦女,至于那个深爱他的初恋女友……


  嗨,她的名称,我都舍不得说出口,但我依然觉得他们三个人都很纯洁,都很善良。他们三个人相处的模式,也能够让人理解。他们之间的感情不脏不臭,不让人鄙夷,那里包含着人性的宽忍,也包含着爱情的崇高。


  就像我弟媳妇曾对我说的那样。她说:我们家猴子爸就是招女人喜欢,这点我也知道。当初和我一起追求他的女孩有好几位,我现在还和其中的两位保持着联系呢。我不觉得我们的青春岁月,混乱不堪。


  我只觉得,我们的爱很纯洁,我们的心境也非常清透。因为我最重视的,就是自己的内心感受。一个女人如果这一生都在权衡利弊,都在为利益取舍,那她该多可悲呀!我嫁给了爱情,这是我今生都不后悔的事。


  但这位如今面临丈夫出轨局面的大奶奶,又发出了另一种感慨。弟媳妇曾经认真地对我说:“其实我并不太痛恨猴子爸的那个小三,莉莉。我以前恨过她,但不知怎的,当那年,我一见到这个女孩的时候,那种恨意全没了。


  她长得多可爱呀,巴掌大的小脸,尖尖的下颚,像个大桃心。一双圆圆的眼睛,一眨一眨的,像是黑丝绒盒子里的蓝宝石,那小嘴微微地嘟着,洁白的牙齿,闪着晶莹的光……如果我要是有个女儿,我都想要一个像她这样的小精灵。


  莉莉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孩子。是啊,其实我从骨子里挺心疼她的。她还是个孩子呀!


  猴子爸现在不年轻了,他已经是个中年人了,而且我也知道这么多年商海沉浮,他越来越像是一个封建社会的老爷,肆意妄为。脾气暴躁。虽然猴子爸在我和孩子面前,永远保持着和蔼和亲切,但在私底下,我也见过他朝员工发火的样子……听保姆说,猴子爸在莉莉面前也是如此。


  而这个小姑娘呢,她真的爱这位老爷吗?真的爱这位和自己父亲年龄差不多的男人吗?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,可以和自己的男友至真至纯的在一起。而她呢,那一闪一闪的大眼睛里,满是算计,满是心机。人家都说她机灵有诡计。但我却想,如果是一个富有人家的小公主,如果是一个享福的小宝贝,谁会有步步心机,满心思虑呢!


  后来我听阿姨说起,才知道,猴子爸心情不好的时候,甚至动手打过莉莉,还不止一次。我还知道她在猴子爸面前,有的时候要小心翼翼的侍奉,想来也是可怜。


  现在的小三,之所以招人怨憎,其实并不完全是由于她们拆散别人的家庭,而是由于她们骨子里是一种欺骗。她们是一种投机,是在用自己鲜嫩的青春去骗一注钱财,而不是真爱那个,能给自己当爹的半大老头子。”


  我觉得这位大奶奶说出了我的心里话。还真是。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,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,很多小三都是苦命人。她们也是追求真善美的好姑娘。不图财,不求利,只是为了一颗心。


  但如今,大家之所以憎恶小三,更多的是恨心机女,恨腹黑女,恨她们对金钱财富的巧取豪夺。


  两者之间,云泥之别,孰高孰下,一目了然。传统文艺作品里像莉莉这样的女孩,该是被黑心亲戚卖进豪门,被坏管家绑入洞房的吧?


  可她们在如今呢,却是处心积虑,拆家上位,挤进豪门的女人。是悲是叹,是忧是怜,是非公论,自有一段评判存于人间。


--本文 关键词:

最新资讯

[05-24]+厦门私人调查莫名其妙开始又莫名结束的莫名婚外情案例

[05-24]+厦门私家调查成功案例背叛的最后一根稻草

[02-12]+【私家调查】卑微、低贱,可怜又可恶的第三者

[02-12]+【私家调查】好狐狸们既苦命又单纯

[06-01]+婚外情证据取证要注意什么?

[06-01]+民法典中女人出轨怎么处罚?

[06-01]+起诉离婚女方能得到多少钱?

[06-22]+重婚罪和他人同居多久才构成?

[03-10]+起诉离婚不出席怎么办?夫妻约定财产制有法律效力吗?

[12-01]+出轨必须有哪些证据

上一篇: 【私家调查案例】他们见面就争吵、对骂,从情人关系反目成了仇人

下一篇: 【私家调查】卑微、低贱,可怜又可恶的第三者